小七颇有些惊讶的看着镇国公,这跟她听来得版本不一样啊!

  “难道不是七公主嫌弃朝廷从上到下窝囊,说‘不怕怂包多,就怕怂包凑一窝。’还说将军怂丢城,帝王怂,丢国,为了不跟着他们丢城丢国丢人,干脆跳城墙死了清净?难道我听的不对?”

  镇国公惊讶的看着这小丫头,这谁告诉她的?

  虽然说得不是原话,但是八九不离十。

  七公主当年站在城墙之上,将朝堂上下骂了个血透。

  直骂的朝臣抬不起头。

  所以,在她死后,大家都很有默契的,谁也不去提起她——主要骂的太难听,提起来挺丢人的。

  至于跟崔彧还有杨重朝的事情,都是他们这些人瞎传的,不敢传去崔彧的耳中。

  “你哪儿听来的?”

  “坊间传的话本子上就写了啊,飞机姐姐最喜欢看话本子了,我搂着她睡得时候,她给我讲的呢,还说七公主骂得好呢。”

  “斐姬?崔彧的小妾?”

  “呃......算是吧,不过她现在是我的!”崔彧别想跟她抢。

  镇国公嘴角抽了抽,心想,崔彧没哄住她,倒让一个小妾把她哄走了。

  镇国公只呵呵干笑了两声。

  “总之你听为父的话,这个崔彧不能太过亲近,也不能信重,你如果知道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安排,一定要提前通知为父。”

  小七抬起头,咧嘴一笑,露着整齐的贝齿,甜甜的,乖巧可爱,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。

  “爹爹,知道了。”

  镇国公摸了摸她的头,说了声乖。

  一年前磕坏了脑子,浑噩了一阵子,现在看来已经恢复了。

  崔彧不会防备年幼的她,利用她多套出一些崔彧的事情,总归对自己有好处。

  长喜心中十分担心王妃会被镇国公夫妇哄骗住了。

  这对夫妻黑心的很,镇国公是那种只管播种不管养的,庶子庶女都交给国公夫人。

  国公夫人心思阴毒,原本王妃的姨娘生的天人之姿,颇得宠爱,但是在生了一对龙凤胎儿女后,不知道怎么着,她们住着的院子就失火了,沈姨娘护着两个孩子,后背被灼伤大片。

  这样毁了后背一身细嫰肌肤的姨娘,很快就失宠了,一双儿女过得日子还不如个下人,在家里卑微苟活。

  就怕王妃不知这些事,被现在他们的慈眉善目哄了去。

  但是小七这会啃梅子啃得欢快,又在镇国公眼皮子底下,不好去提醒她。

  啃了一会梅子的小七,跟镇国公提出来要见一见姨娘。

  此时镇国公当然是有求必应,命人送小七去了沈姨娘的院子里。

  小七去了的时候,对着这个院子恍惚间有些熟悉,知道是原主萧南音的一些记忆。

  等着沈姨娘出来时,看到小姑娘身上穿着蜀地的贡缎烟罗纱做的春衫,小脸蛋胖乎乎的玉雪可爱,两个花苞苞的小鬏鬏上系着一串雕刻成半开半放的花骨朵红玛瑙串,小小的鞋子镶了一圈的粉珍珠,在鞋尖上缀了一刻硕大的珍珠,说不出的精巧和贵气。

  一看便是被人捧在手心里养着的,比跟着她时强多了。

  沈姨娘眼眶瞬间红了。

  ——

  崔彧:本王在线授课,教你们如何讨丈母娘欢心。手机端sm..

  小七:丈......母娘,我把你当爸爸,你竟然想......我?read3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