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年崔彧弄权,皇城论陷,音华公主都是他囊中之物。

  现如今不过是一个镇国公之庶女,又有谁敢说什么。

  不过,这也不是什么辛密之事,很快,一盏酒的功夫,众人便都了解,原来是崔彧的王妃。

  虽说这男婚女嫁天经地义,但是这王妃......委实小了些。

  崔彧拘着她身边,给段成风了一个眼色,段成风很快明白,吩咐了内侍流水似的美食送来。

  只要又好吃的,王妃一定不会嫌闷的。

  小七看到了那边的沈姨娘,沈姨娘坐在镇国公的身边,神色颇为尴尬。

  她并非正妻,虽有诰命,只怕也会被人挤兑。

  小七跟沈姨娘接触过几次,沈姨娘胆小怕事,能忍且忍,绝不与人冲突。

  全身上下唯一出挑的,大概就是模样还过得去,性子有些懦弱。

  给她诰命的敕封,是怕她在镇国公府受欺负。

  如果将来有一天自己离开了,这个诰命在身,只要不是镇国公谋反,萧南庭十恶不赦,她这个诰命能庇佑她一生了。

  但是这样的场合,很明显让沈姨娘露了怯了。

  小七往崔彧那边靠了靠,手指把玩着他袖口的云纹,小声的说着:

  “王爷,我姨娘看着有些累了,要不让他回去吧。”

  萧南栀支棱着耳朵听着他们这边的动静,在听到小七的话后,崔彧还没答话,萧南栀便笑的一脸和善的说着:

  “这刚开席宴,怎么就累了呢?不若请沈姨娘去本宫的寝殿稍作歇息,等席宴结束再随父亲离开便是。”

  小七正怀疑是萧南栀把姨娘弄来的,自然是不肯姨娘去她的寝殿。

  “还是算了,皇后娘娘对亲娘都那样,对姨娘突然这么体贴,让人心中甚感不安呐。“小七没有跟她兜圈子,直接戳破。

  萧南栀这种人,一颗心九个洞,千回百转的,小七都替她累得慌。

  而且,跟她之间完全不用什么亲近委婉的。

  她这个皇后做不到头,小七早已经看破她的命格了。

  萧南栀被小七揭了心底的伤疤后,目眦欲裂。

  若非是因为萧南音,母亲如何会落得那样一个下场!

  自己皇后的位置也险些没有保住,只能牺牲掉母亲,才稳住了她的地位。

  如今她还敢提!

  萧南栀忌惮小七身边的崔彧,不敢再说什么,只做出退让委屈的神色,偏偏崔彧并未朝着这边看一眼。

  而此时的小皇帝递过来一方帕子,“皇后,你是要哭吗?”

  萧南栀看着小皇帝的帕子,嘴角微微牵动,勉强一笑。

  “没有,谢过陛下了。”

  小皇帝哦了一声,托着小脸,友善的提醒了萧南栀一句:

  “皇后还是莫要招惹她的好,陛下已经被她欺负过两次了。”

  萧南栀听着小皇帝这话,险些呕出血来。

  一个皇帝当成他这样,还不如死了算了!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  此时大殿中声乐响起,原来是其他附属国使臣带来的歌姬,此时身姿妙曼的献舞。

  小七在一旁看的兴趣盎然,拉着崔彧品评着:

  “王爷,她们的腰怎么这样细,看着比斐姬姐姐还要......”

  崔彧瞬间就想起了她那句“谈笑有鸿乳,往来无白丁”,此处人多,万一她再说出惊人之语,被人听了去怎么办。

  “闭嘴!”崔彧低声训斥。

  ——

  崔彧:不怕天,不怕地,就怕媳妇惊人语。read3;